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最重要的一課,你們他媽的真的沒教給學生

(依照慣例,針對不是我認同的文章的回應,不重貼/連結原文以免反而貢獻點閱數/SEO) 

關於 <台大教授:最難的一課,我們卻沒教給學生> 這篇文章所描述的美國經驗,只能說,跟我個人所見所聞大異其趣。我所知的美國商管類別的學生,不管是美國人還是留學生,都非常重視 GPA. 拼高 GPA 不擇手段,文中說的 "拿不到 A 退選一次又拿 B" 根本是司空見慣,很多學生的選擇都會是再退選重修一次,三修四修延畢在所不辭。就算不是真的全 A, 也常是 GAP 3.9 or 3.8 畢業,3.5 or 3.6 都算不好的了。 

另外美國很多學校有所謂的 degree with honor, 不是台灣說 "榮譽學位" 那種象徵性的贈與,而是給成績優秀者加在學位前面的頭銜。除了 GPA,拼這個也拼得很兇啊。比方說我之前待的 UMD, 最高的 "summa cum laude" 榮譽只給整個畢業年級的前 3%. 我認識不少學生(包括留學生跟美國本地學生)整天都在算自己的成績現在落在前 15%, 10% 還是 3% 啊。

還有我自己當助教時候的經驗也是,老美大學生--至少是那些 premed(醫科預科)學生--對成績斤斤計較是到了一種... 境界的。為了一次期中報告的 0.25 分都可以爭辯得面紅耳赤啊啊啊 囧rz

 -- 

然後更不用說世界上就是有那種每學期都拿書卷獎然後星海爭霸還打得比我好的討厭鬼

成績好 = 書呆子這是那位教授自己的刻板印象吧 =.=

--

我覺得重點是,嗯,沒錯商周很多文章(還有那個清大老彭的文章也)很常有的問題,就是這些東西給我一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感覺。 你說的都沒錯都對,問題是:那堵牆,那個系統,那個僵化的死板的窒息的只看份數只看排名一切,教授您自己不就是共犯結構的一員嗎?"最難的一課,我們卻沒教給學生",阿對啊他媽的就是你們沒教啊!還好意思又來對學生指指點點? 凸-.-凸 在商周上寫文章畫唬爛以前,這位教授是不是應該先:

1. 認錯:承認你們沒教那重要,該教,難教的一課

2. 道歉:向被你們糟蹋的學生道歉

3. 行動:主動發起,呼籲你的同僚,從現在開始,從高教往下,為(還有救的)學生建立一個鼓勵逐夢,鼓勵創造,鼓勵冒險,支持包容多元價值,追求成功卻更能接受面對挫折處理失敗的教育環境?

1 則留言:

Hung-wei Sung 提到...

這個世界的競爭無法避免
競爭必須要看成果這點也是無法避免,這種扭曲的狀態在全世界的每一個地方都是一樣的。只要有標準,就有對應的方式。

可是就算他拉來救援的美國大學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但不代表極端追求帳面成績的現象就值得鼓勵呀。

而且我想很難證明這個教授沒有教吧(像這種好為人師的教授沒有在他所及的範圍傳遞人生觀我還真不相信呢),但是這種人生觀的指導又不是在生化課上虎爛個半節課就可以教的。就算他想要教,他能教幾個? 手下的研究生加上導生? 所以他才會寫文章希望增加影響力呀

(趕公車先,未完待續)